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重生之狂神鬼剑 正文 正文_第十八章 鬼手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7:52

重生之狂神鬼剑 正文 正文_第十八章 鬼手的秘密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出现了鬼手。”

塞拉利抬起自己的鬼手,在火光的照射下鬼手的红色显得愈发耀眼。

“鬼手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天赋。而且是了魔法与斗气两种天赋于一身的强大天赋。”

“什么?”

听到塞拉利的话,吴月的脸上充满了惊讶。要知道天赋真的是非常稀有的存在,一旦出现了天赋都是国家和一些大官贵族重点争抢的对象。因为这些天赋的能力者多加培养的话,将会对自己是一个极大的帮助。而现在世界上大幅度出现的鬼手则也是一个天赋?这真的让人不能不惊讶。

“鬼手一直以来都被人们所厌恶。因为鬼手的存在让他们得到了非人的对待,所以鬼手的主人厌恶它,反感他,将它作为一种负担。而鬼手,自然也不会去接受他们的主人。所以它们选择了侵蚀。鬼手去感受主人心中的负面情绪来让它们壮大,然后在最后,去吞噬它们主人的心灵。”

塞拉利缓缓的说道。

“但是如果你能愿意去接受鬼手并愿意努力的接受它的话,鬼手也会同样的给你技能。但是对于这一点我也没办法说的非常明白,当初的我就是很自然的就能够和鬼手进行沟通了。所以关于这点我也没办法给你什么情报了。”

“沟通?是指和鬼手说话吗?”

吴月看着塞拉利有些奇怪的说道。难道说这个鬼手还是拥有自己意识的存在吗?还能说话吗?

“不是。不是语言上的交流,而是鬼手能够与你的心意相通,让你很自然的明白一些战斗方法与能力。不过这也是需要机缘的。”

塞拉利的声音中有着淡淡的无奈。

“很可惜老朽的天资愚笨,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了到现在为止我只能够做到如此地步。不过作为代替,我的鬼手也不会去侵蚀我,我的一辈子活的也较为平淡,不会有什么过大的波澜,所以鬼手和我也是相安无事。这也是我的鬼手没有带限制器的原因。吴月你的鬼手现在只是刚刚得到的阶段,我想还不会去侵蚀你。”

“那么我的侵蚀时间什么时候?”

吴月关心的问道。现在自己最担心的就是别像那个洛克希一样鬼神化然后等着被别人给杀掉,或者去杀掉别人。

“不清楚,因人而异。只要你的心灵是纯洁的,鬼手也不会过度的去侵蚀主人。至少在我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孩子得到鬼手的时候极少有狂化的。我想应该是孩子的无欲无求才让鬼手非常小限度的去侵蚀主人。不过,这也只是对于大多数的孩子来说的,有些孩子心里有着非常大的执着。如果这个执着最终转化为失望的话,那巨大的负面情绪就很有可能会让鬼手直接侵蚀主人。”

塞拉利看着吴月的眼神有些深沉。

是在说我吗?看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仅仅只是通过一天的观察就大致对我的心理有了大部分的了解吗?但是的确就像塞拉利所说的一样,现在自己过于执着变强了,虽然现在还处于开始阶段没有让鬼手得到什么负面情绪,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是个天资非常愚笨的人而穷其一生也无法变强的话,我肯定会像塞拉利所说的那样被巨大的负面情绪包笼,从而被鬼手侵蚀。那么我要带上限制器吗?

吴月看着自己的鬼手,眼神中有些复杂。限制器虽然能够限制鬼手的侵蚀,但是我想同样的..“吶,塞拉利,如果带上限制器的话,会怎么样?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吗?”

“看你的眼神,你应该也大致猜到了带上限制器之后的后果吧。”

一直静静观察着吴月的塞拉利温和的笑笑,说道。

“带上限制器虽然能够阻止鬼手的侵蚀,但是同样的,这也代表着你拒绝鬼手,鬼手将会永远的和你失去联系。这也是大部分的鬼手者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强的剑士的原因。”

果然是这样吗?

“吴月,这次你去赫顿玛尔应该是为了找GSD吧?”

塞拉利看到吴月沉思,突然说道。

“嗯。”

吴月点点头。

“大部分的鬼手者都会为了探寻自己鬼手的秘密而去寻找过GSD,但是很可惜,到现在为止GSD也没有再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虽然不是很想打击你,但是你能够找到GSD的可能性真的是非常低。”

塞拉利缓缓说道。这让吴月的心也有些沉。

“找不到吗?”

按照游戏里设定来看,GSD不是应该是个呆在赫顿玛尔街角里非常不显眼的老头子吗?就算在怎么不显眼,按照GSD在这个世界的知名度来看,应该也不可能没人见过才对。

“以前的话,GSD倒是没事就会坐在街角处喝点闲酒。但是在二十年前,GSD突然隐退,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虽然它的道场还在,但是GSD却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出现在那个道场里了。”

塞拉利摇摇头,缓缓说道。

“我想就算你去了那个道场,也不可能找到GSD的。尽管这样也要去吗?”

“..”

吴月低下头,略微沉思了一下后。抬头看着塞拉利认真的说道。

“尽管这样也要去,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寻找GSD的。去碰碰运气也好。”

菲亚告诉自己去赫顿玛尔来寻找GSD的,菲亚的预言应该不会错。GSD应该就在赫顿玛尔。找不到也要尽可能的去看看才行。

“是吗?关于GSD的行踪我们也没有任何的情报,那也只能祝你好运了。”

塞拉利笑了笑。看向旁边一直静在那里,两只小手拄着小脑袋看着两人说话的艾露露。

“小姐,现在你需要休息吗?”

“嗯,好吧。你们的对话我也完全插不上嘴,去休息也好。”

艾露露笑着点点头。看着吴月歉意的说道。

“真是对不起了吴月,麻烦你给我们食物还给我们帐篷。”

“没关系。关键时刻互相帮助才是最好的情况。天色也不早了,大家都睡觉吧。”

吴月摆摆手说道。旁边早已经被塞拉利支好了三架帐篷。吴月向着其中一个走去。今天知道的事情有些复杂,还是需要消化一下的。

““晚安,吴月。””

塞拉利和艾露露也同样笑着向吴月挥手说道。

进入了帐篷后,吴月躺在被褥上看着自己的左手。脑筋有点乱。

去和鬼手交流?接受鬼手?

自己到底要怎么和自己的左手去交流啊?这难度有点大啊。而且,老实说当初刚刚出现鬼手时心中那种嗜血的欲望到现在还是让吴月心有余悸。如果自己被侵蚀了,就会被那种欲望给占领身体,从而对别人进行杀戮。所以说心里对于鬼手没有抵触倒是也不可能。

但是如果带上限制器的话,自己就永远无法和鬼手获得交流。我只是一个正常人,就算身体素质好点也是正常人。自己当初在得知世界上有天赋存在的时候就去努力的寻找过自己的天赋。但是五年的时间足以让吴月认清现实与自己的极限。现在听到塞拉利的话,自己也知道鬼手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才行。

但是要怎么做?

“喂,你能说话吗?”

吴月看着自己的左手说道。但是果不其然,自己的左手只是静静的立在自己面前,没有动也没有任何的语言。

算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自己也不可能真的让手说话吧,真说了我反而还会接受不了。

吴月无奈的放下左手,身体呈大字形的躺在被褥上。

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还是先老老实实的睡觉吧。

也许是今天赶了一天的路真的有些疲惫,尽管大脑中充满了各种各样让自己在意的事,吴月的意识仍旧开始慢慢的模糊。

我的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迷迷糊糊中,吴月沉沉的睡去。

而在旁边的帐篷中,艾露露则是用一种非常甜美的睡姿睡在帐篷里。也许是梦到什么好事,艾露露的嘴角有着一丝甜美的笑容。

而塞拉利则仍旧坐在外面的篝火旁,不时的向着篝火里添加一点枯枝。火焰不时的发出噼啪的声音,火焰在空气的律动下,轻轻地晃动。塞拉利苍老的脸庞也在火焰的反射下,忽明忽暗。

塞拉利利用一根枯枝摆弄着火堆里的枯枝,看着面前摇摆的篝火在心中沉思道。

真是一个奇怪的少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年纪就拥有如此心智的少年。他的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呢?但是..塞拉利转头看向旁边艾露露所睡的帐篷,嘴角中出现一丝温和的笑容。

吴月的出现,却能够成功改变一个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姐那么高兴的笑容,小姐现在一定,在做着好梦吧。能够成功改变别人的人,自己的未来也一定会改变的。

塞拉利缓缓地闭上眼睛。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好奇怪哦。为什么你又有这么难过的眼神呢?”)

(“小女孩,靠近这只手你会受伤的。”)

(“但是你不是离这只手最近的人吗?你也受伤了吗?”)

(“..”)

(“老爷爷,你怎么不说话了?”)

(“..”)

(“老爷爷,你有家人吗?”)

(“以前有..”)

(“那现在呢?”)

(“..”)

(“老爷爷,你现在有去的地方吗?”)

(“没有..”)

(“那,老爷爷,你来做艾露露的家人吧。嘿嘿。”)

(“小女孩,你知道这只手吗?”)

(“不知道。但是这些也无所谓啊。老爷爷又不是坏人。来做艾露露的家人嘛。”)

(“你认真的?”)

(“嗯!”)

..塞拉利缓缓睁开双眼,看着旁边艾露露所睡的帐篷。

小姐,在你不需要塞拉利之前,塞拉利会一直守候在你身边的。

深夜,万籁俱寂。

好痛!

原本沉睡着的吴月突然被右手手腕处的勒紧感给惊醒。吴月立刻坐起身看着自己的右手。

因为睡觉时身体的扭动让身上的衣物有些凌乱,露出了手腕处那猩红的手镯。

血玉手镯?

嗡..手镯似乎发出了某种鸣声,手腕处被勒紧的感觉再次清晰的传来。

好痛!到底发生什么了?

吴月的左手拼命的握紧自己的右手腕,希望能够减少一点手腕的疼痛感。

嗡..手镯在勒紧的同时,似乎在向某个方向震动。

吴月闭上眼睛,用力握紧自己的手腕去感受手镯的震动方向。

右边!

血玉手镯是不是想要我去某个地方?

吴月站起身走到帐篷的出口处,微微掀开一点向外看去。外面的篝火早已经熄灭,只剩下黑色的焦炭堆积在原地。塞拉利也不在外面,应该是回到帐篷里去休息了。

德州联合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看银屑病多少钱
北京301医院nk细胞好吗
秦皇岛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肇庆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