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龙耀圣灵 第一百零一章 恐怖玩偶

发布时间:2019-12-04 13:05:44

龙耀圣灵 第一百零一章 恐怖玩偶

罗密欧望着塞罗僵尸一般可怖的身躯,要对人生绝望到何种程度,才会萌生成为亡灵法师的想法。

人生在世辛苦奔波一辈子

,就像是命运磨盘上的骡马日夜不停的劳累,只有尘归尘,土归土,灵魂离体的那一刻才有机会去领悟死亡的意义。

每一个死灵法师都是操纵灵魂的大师,灵魂囚禁于骨、肉、和皮囊里,因为肉体的形式都无法长存,只有强大的神魂永世不灭,生存还是死亡,当然都不会是问题。

规则才是世间完美的秩序,洞悉万物的基石,掌控万千规则,才能成神。

夜莺操纵十个恐怖的玩偶同时”唰“的一声,就将苦思冥想的罗密欧包围。

玩偶发出小女孩纯真的咯咯笑声,眼神却阴狠邪异,浓郁的血气与诡异的诅咒力量让罗密欧”娃娃恐惧“症状更显著。

运足斗气,金色的”圣光罩“辉煌至极,玩偶的眼睛一下流下血泪来,怨恨、衰弱、黑暗、复仇的力量转化成一道道诅咒符文。

散发阴冷邪恶的气息,狠狠在光罩上疯狂爆裂。沉重湿腻黑雾随之蔓延,黑雾侵蚀光明的力量,斗气保护自己不再受黑暗力量的侵蚀。

夜莺惊呼一声,大声念诵”镇魂安息“咒,娃娃咒怨情绪才平复一点。”主人,把你的斗气凝回去,她们生前都是让教会迫害致死的人,最怨恨的就是体内有神圣斗气的人。

罗密欧体内的斗气骤然回缩,手上还是出现东一块西一块的灰斑,灰斑表面的皮肤迅速老化,他纤细手指流焰飞舞,几块灰斑极速燃尽,呈现出一大片淋漓的血肉。

夜莺念诵的咒语就像无形的丝线一样指挥操纵娃娃的身体,那些娃娃安静的落在她的身边,夜莺将它们全部收回”巫师之眼“的空间戒中。

夜莺低着头,来到罗密欧身旁,小声道:”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罗密欧摇摇头:”没事,我已经习惯受伤。你的娃娃真厉害,诅咒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觑。“

夜莺望着骷髅魔盒,眼前一亮:

”想不到赛罗蛮有意思的,赔上两样材料不说,这魔盒也造价不菲呢,这是用深渊小恶魔的头颅打造的,一颗价值万金。“

”你手上还余几根金条,给赛罗一点,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夜莺没好气道:”早知不该提醒你,剩下的几根金条我还要留着过日子。“

罗密欧展颜一笑:”你可以去找霍姆,我们还是一家人。女巫,蝙蝠,人类组建的家庭不是很好嘛。“

夜莺又是一番惊讶,深深看了他一眼,道:

“谁同你一家人,以后要是成了教会圣骑士,剑之所指,就是我们这些异端。“

罗密欧的蝠翼在身后张开,:你觉的教会可能接受我这样的怪胎吗?我这辈子只是个内心不虔诚的伪教徒。

等雅丽·赫本身体恢复,你就可以离开。要是不愿追随我们,就去霍姆那支一百根金条。”

夜莺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啾啾,你真有那么好心,紧接发酸道:“真不知那个贵族小姐有什么好的,力量那么弱。”

罗密欧叹一口气,道:这是爱情的力量,你是不会明白的。“夜莺小声嘀咕一句傻瓜,随手将金条丢在塞罗的摊位上。

赛罗不好意思推托了半天,还是勉为其难的收下。

他朝罗密欧挥挥枯死树干一样的手臂,沙哑的喊道:“愿我们永远不要在战场上彼此相见,我会在心底里铭记你这个朋友的。”

罗密欧点了点头,“有空我会来集市上找你的,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亡灵魔法。“

这还真是不打不相识,夜莺只是觉的男人之间的友谊真奇怪,明明刚才都想置对方于死地,转眼之间又好的如同亲兄弟一样。

夜莺与罗密欧很快离开黑材料市场,在地下河趟了半个小时,从下水道爬出来的时候浑身污臭,头发上还沾着死人的骨头与毛发,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温暖的冬日凌空,雾气折射的柔和色调乳白光线,笼罩在他脸庞之上,让他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温暖阳光给人的感觉就是好,默念风翔术“咒语,朝暗夜沼泽的方向飞去,夜莺从背后伸展出羽翼,紧紧跟随。

一个多小时的赶路,空气开始越来越湿润,土壤腐烂的味道迎风飘来,他的视线内已经出现一大片浓的化不开的绿雾。

天空笼罩成了一层霾,变的忧郁起来,前面应该就是暗夜沼泽。暗绿色的松软地面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就像女巫煮的一锅散发毒气的浓汤,蕴含致命的危险。

脚下的土地根本不能用力踩下去,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终年不散的雾气,只能看清十几米外的影像,极度的潮湿。

罗密欧没有走多远,脸上就蒙上一层湿漉漉的雾气,雾气覆盖,轻易的就能腐蚀皮肤。

毛虫一样的瘙痒难忍,然后是皮开肉绽的疼痛,各种腐烂的气息混成五彩斑斓的毒气,随时都有可能夺走人的性命。

碧绿色的瞳仁闪烁不定,面色更显凝重,吩咐夜莺变形小鸟,把她揣进怀里。催动光罩就往前赶。

越接近沼泽深处,颜色就越深,他的双腿彻底陷入漆黑无底的沼泽。

周围漆黑如墨的食腐乌鸦发出令人心悸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开始袭击,圣光罩发出轻微的震荡声音,罗密欧的行动丝毫没有受影响。

腐烂泥泞的黑暗大地,头部呈现三角形蓝色毒蛇突然窜起,“咝咝”声响起,蛇信越吐越长,一口咬在他的腿上。

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一道金色流焰击在毒蛇的七寸上,毒蛇的身子一分为二,蛇身痛苦不堪地翻滚着,很快烧成了灰。

鼓起的蛇头却纹丝不动的钉在腿上,毒液很快渗入他的血管与神经中。

罗密欧一剑扎在蛇头上,将蛇头甩了出去。蛇牙喷溅的毒液让地上的枯枝烂叶腐蚀一干二净,土地腐出了凹陷的浅坑。

他的左腿脚踝的位置已经有了塔形的深深牙印,整个小腿肿大了好几倍,皮肤都要撑裂而开,血管里全部都是蓝色的粘稠毒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