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睡了吗?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4:30

你知道吗?那一份心灵深处很久很久以前的思恋与期望,穿越了十几个春秋,那一刻亦都凝结成细腻圆润的爱的珍珠挂在天边,摇曳!像星星一样对你眨着眼,不停地招手!那是他们的爱!

天空无情地快速拉下了黑色的幕,遥远的天底下那个扬满灰尘的稻场边上,依然卧着那棵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沧桑世事的老槐树,喜欢偷血的花蚊在稻田里放肆地乱舞,在这里有你那“北风卷地白草折”的小屋,还有你那风里来雨里去的父母,为了他们共同的结晶,他们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

夜色黑魆魆的,白天张扬的太阳留下来的热流,从稻田里蜂拥着往上挤;屋檐下,老母狗伸着流着口水的血红色的舌头“呼哈呼哈”地发出长长的呼吸声,却怎么也感觉不到肺部的畅通。村尾一片嘈杂的争水声夹杂着叫骂声,田地都要被这声音抬起。父亲那辆破烂的“长江”牌拖拉机也痛苦地喘着粗气,带动着那台苍老的生满铁锈的水泵。这是个抢水的季节,大家都在抢水灌溉,不然禾苗就会枯死。母亲刚刚送过饭,又回家招呼鸡鸭和猪去了。父亲一年四季都被农活拖累着,许多时候连饭都顾不得回去吃,更不要提睡觉了,他已经在田野里连续歇了三夜。说到睡,其实就是眯缝着眼,然后用扇子扑打一会儿蚊子,再眯缝一会眼。今晚他又在车后的拖斗里搭了一个简易的塑料小棚,下面铺着一张凉席,蚊子放肆地偷喝着父亲胳臂上的血,它那比针还细还尖“锥子”一会又插入父亲的腿肚子。父亲“啪”的一掌打过去,掌心里腿肚上被血染红了一小片。父亲赶忙钻进拖斗里,里面的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父亲呼吸不上来又赶忙坐起来晃悠着扇子,心烦的他掏出诺基亚拨通了一个号码,这是个老式的黄屏手机。

拿起手机,我们才看到他的脸。父亲的脸不知被无情的岁月雕凿了多少次,爬满皱纹,像村尾那棵掉了黑树皮的老槐树的虬根,扭曲着,交缠着。脖子上的经脉又黑又青又粗,像一条吃饱的菜青虫在慢慢的蠕动。黄屏闪烁的光芒映衬着父亲的脸,显得更加苍老了。父亲老了,眼角结了一层干痂,眼里的血丝暗红暗红的。

“喂!柱子,睡了吗?”父亲的声音那么浑厚那么纯朴,却又那么疲乏那么苍老。他手里依然摇晃着那个发黄发黑的扇子,蚊子简直没有一点同情心。

七八百台液晶电脑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立在那里,像父亲一样筋疲力尽,它们有错吗?一个个色彩斑斓的画面在显示屏上跳动,《蜀门》、《CS》、《封神榜》、《大话西游》、《血战上海滩》…有的血腥,有的恐怖,有的激烈,当然也有的浪漫。这里的大部分人和他一样一坐就是一天一夜,甚至几天几夜!

“嗯?哦,爸啊!没有呢,今天晚上学校社团有活动,还没回,你听这里很吵是吧?”他的心跳得厉害,胸口仿佛揣了一只兔子,没想到父亲这么晚了还给自己打电话!耳边的摩托罗拉闪烁着彩色的光芒,大概想和屏幕上的画面“相映成趣”吧。液晶显示屏上一对裸体的男女在那疯狂着,男人无情地蹂躏着女人。他的心已经没有刚才跳得那么厉害了,甚至有点得意,又找了一丝闲暇瞥了一眼“精彩”的画面,嘴角露出一丝奸笑。空调里的冷风依然轻轻地吹着,他伸了个懒腰对着空调吹了一下那无力地趴在头顶上的蓬松的头发。眼圈被瞌睡悄悄涂了一层黑,跟大熊猫似的。眼里的血丝蚕丝般的交缠着,脸色那么的苍白无力。他跟父亲一样“辛苦”。

“早点睡,好好学习,别贪玩,在学校想吃什么就买,别舍不得花钱…”父亲每次打电话都忘不了啰嗦这几句。他仍是父亲心目中的好孩子,父亲很信任他。父亲手中依然晃动着那把破蒲扇,蚊子嬉戏似的飞走了又立刻折了一个圈绕了回来。

“知道了,知道了,你赶快回去睡吧,我马上就回去了。”“嘟嘟

嘟”父亲听到对面传来了几声忙音。不知怎么的父亲现在睡意全无,他依然很开心,一直为自己的孩子考上大学而感到骄傲。父亲打着那把铁柄的手电筒带着自己的期望上路了,他打算把沟壑上游疏通一下。黑夜的一边是微弱的灯光和那个瘦弱的背影,黑夜的另一边是“ 洋溢”的显示屏。

你睡了吗?

你的父母睡了吗?

共 159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端是辛苦沧桑的父亲在地里受着蚊子叮咬和酷热的折磨,一端是坐在网吧的空调下享受人间欢乐儿子!可怜的父亲!可悲的儿子!这篇小说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和社会意义。【编辑:李荣】【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91201714】

连云港白癜风好的医院
许昌白癜风好的医院
大同性病
连云港白癜风医院
许昌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