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超魔构筑师 第四百八十九章 脉搏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5:51

超魔构筑师 第四百八十九章 脉搏

“这就是……生命?”

李仪盘膝而坐,神情宁静,忽然轻叹一句。

他的灵魂中,一道道生命图录轮转,生生灭灭,走马灯一般,周而复始。

图录演变,其意境缱绻甘醇,如龙乘风云,渊深莫测!

生命图录之中,是一颗纹络诡谲的兽卵,犹如推演着生命的轮回,一次次地孵化、成长、老去、死亡,而当归于尘土后,又化作一颗全新的兽卵。

兽卵千变万化,时而孵化出比蒙巨龙,时而孵化出古鲸海妖,时而是外域生灵,时而是元素生命,有时仅是飞鸟和游鱼,一次次地轮转,循环往复,永不休止。

这一幕幕神秘景象,演绎着生命之道,一饮一啄,顺应天道!

“何为生命?”

良久,李仪自问一句。

他放缓呼吸,面露回味,又开始思索,一缕缕生命之灵性,在他的心头载浮载沉,渐渐聚沙成塔,凝聚成形。

“万物皆有灵,天地万象,皆为生命!风若无生命

超魔构筑师  第四百八十九章 脉搏

,何来‘狂风号令’?海若无生命,何来‘沧海意志’?甚至,星辰若无生命,何来‘群星脉动’?生命无处不在,一切皆有生命!”

一缕灵光乍现,李仪沉吟几句,瞳中精芒闪烁,眼神锋锐。

“呼……”

他阖上眼帘,仿若陷入沉睡,气息渐渐转淡,淡不可闻。

而意识海中,无数念头碰撞,火星四溅,竟是惊涛骇浪,海天云蒸!

“此为——创生之道!”

灵魂深处,无数缕规则线条横行纵列,本是一团散沙,杂乱无章。但那一句自问后,却仿佛突然有了核心,脉络清晰,层次分明,渐渐交织融汇,意境谐律,化为一体。

嗡!

线条勾勒,雕龙画凤,一道道规则线条沉积,化为一具道化武装的图影!

“这具武装,成了!”

李仪猛然睁眼,沉声说道。

……

五天后。

李仪提供的那张清单,的确庞杂繁复,即使有严河加入,也足足花费三天,多方交涉,才集齐了魔法材料。

不仅是收集魔法材料,李仪配置魔法溶剂,也花费了整整两天,这可是前所未有。

投影高悬。

投影前方已是人头攒动,一张张少年面孔盯着高处投影,满脸聚精会神。蹲坐于此的一众少年,连交谈都很少,偶有交谈的,也都压低声音,唯恐惊动其他人。

制作这具武装,李仪并未大肆宣扬,甚至都没有发布公告。

但是,仅仅一个简单的理由,就能让少年们全都聚集于此,耐心等待。

这具武装,是给李仪自己的!

以李仪的恐怖造诣,和他自身深邃如海的实力,少年们都难以想象,这具为自己量身而做的武装,究竟有何等神妙!

众人满心期待。

因此,李仪闭目端坐,足足小半天都没有任何动静,也没见谁有所怨言。

何况,真正观察敏锐的人,已经察觉到了变化!

“府主大人的气质,正在一点点地变化……”有人好奇道,“一个人的气质,也能随意变化?”

李仪端坐,身体虽无变化,但如那名少年所言,他的气质,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

他的身上,棱角、锋芒、锐气渐散,变得温文尔雅,变得闲庭信步,变得和光同尘。他身上弥散的气息,不再具有压迫性,反倒如春风细雨,润泽万物。

这一抹气质,不断水涨船高。

“快看,开始了!”有人失声道。

“别说话!”立刻有人不满道。

众人屏气凝神,注意力都在李仪的身上,哪会有人没看见?

“呼……”

呼吸变得沉重,无数道目光聚焦,落在李仪的身上。

嗡!

李仪抬笔,动作不像以往那般凌厉,而是典雅脱俗,自有一抹龙章凤姿的气韵,悠然自得。

这具武装,他将绘制于自己的心口处。

他一笔落下,犹如一尾随波逐流的游鱼,徐徐游走,自然天成。

“啊?这个是……”

“太神了!这就是所谓的‘下笔如有神’?”

“这是怎么回事?”

一笔弧线逡巡,诧异的呼声四起,众人神情愕然,时而茫然无措,说不出话来。

“这也……太快了!”有人感叹道。

众人都赞同点头。

相较于以前的武装,这一具武装,李仪的描绘速度,快了十倍不止,效率惊人。

而且,快的,并非是李仪的动作。

相反,他神情恬淡,笔走潇洒,一笔一画间,动作比以往还要慢上几分。

真正快的,是妙笔生花!

众人都并非第一次观看李仪绘制武装,当然也知道,李仪有“妙笔生花”之能,一笔弧线落下,犹如种下一株嫩苗,可自行衍生扩展,生出无数新的线条。

但这一次,这妙笔生花之妙,简直发挥到了极致,犹如神灵挥毫,神机莫测!

哗!

李仪一笔横行,似龙伸蠖屈,如龟文鸟迹,弧线曼妙。

刹那间,这一道弧线之上,无数线条滋长弥漫,犹如一捧泼墨氤氲开来,一笔生出数百笔!

瞬息之间,一笔弧线,就生出百道魔纹!

“这每一道弧线,都是有生命的!”张筠眼瞳闪烁,轻声说道,“犹如野草,只需种下草籽,就可滋长成片!”

“不错,就是如此!”

众皆点头不止。

这每一笔弧线,犹如一颗种子,经阳光雨露的洗礼,生机勃发,成长迅猛,透着鬼斧神工之意,玄妙非凡!

叮叮咚咚,清音不断。

弧线流转滋生,千回百转,居然发出流水一般的灵动之音,音律悦耳,妙不可言。

“此意境,是什么?简直犹如神灵,深幽难测!”

“看不懂啊……太快了!”

“怎么说呢?虽然看不懂,但看着看着,仿佛心有所感,悟出了些东西……”

“诶,我也是一样的感觉!虽然看得眼花,但却好像记住了什么,留于心底。”

……

众人低声感叹,神情复杂。

他们虽然看得眼花缭乱,但灵魂却似乎观悟出了什么,在心头生根发芽。

尤其是张筠、林宁,她们二人则是心领神会,感觉灵魂中似春回大地,万木萌发,玄妙难言!

一天。

两天。

三天。

刷!刷!刷!

李仪字走龙蛇,笔锋横行折转,勾勒出一道浑然天成的浓郁弧线,猛然收笔,转过身去。

“成了!”他徐徐说道。

“成了?”

“这具武装,分明还没完成么……”

“就是,我感觉,还很简陋……”

众人脸色发怔,低语起来。

李仪深吸一口气,挑了挑眉毛,猛然开口,沉声吐出一个字道:“——爆!”

一字回荡,犹如口含天宪,话音未落,一道深沉雷鸣炸响,其声雄浑刚猛,震天动地,回荡于整个月之暗面!

“哪来的雷声?”

“这是什么?圣景么?”

众人震得耳鸣,不自觉地捂住耳朵,轻声说道。

“这雷声,有些不同……”何夕微微眯眼,轻声道。

这一道雷声,声音洪亮巨大,却无半点暴虐之意,反而平和温婉,犹如行空的春雷,溢散着深沉雄厚的生机!

轰!

春雷炸裂,宛若一声生命号角,整具武装上,那一道道玄秘清幽的魔法弧线,犹如初春的萌芽,疯狂滋长扩散。仅仅片刻工夫,无数道新的线条横生,犹如一道浩瀚龙卷,席卷扩散开来,覆盖整具武装。

整具武装的表面,如同一幅活动的巨大画卷,由严冬转为暖春,一夜花开,变幻莫测!

光辉流转,浅浅的魔法律动弥散,隐有幽歌颂唱,沉沉浮浮。

众人再次回神时,这具武装已然生成,在李仪的胸口之上,熠熠生辉。

“嗯?这个是……”

“怎么回事?太神奇了!”

……

“这具武装,名为——自然脉搏。”李仪视线落在其上,唇角微翘,淡淡地说道。

众人呆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

“真的成了?”林宁张目结舌,满脸不解,“这,这也太快了!”

“就是,真的有点太快了……”

“三天,这才三天啊!”

众人面面相觑,都小声交谈起来。

他们心生怀疑,倒也实属正常。

这才三天!

一具武装,一般而言,都需花费一个月,李仪虽有妙笔生花,但二十天,也已是极限了。

而这具武装,前前后后,仅花三天!

更何况,这具武装的绘制过程,实在太快,太轻松,也太写意了。

李仪行笔如风,顺逆由心,从容不迫,几乎是行云流水地一笔挥就,毫无滞碍,没有遇上半点困难。

“自然脉搏?名字很普通么……”有人轻声道。

这具武装,名字并不生猛霸道,反倒透着些清幽隽永,恬淡悠远。

而这具武装本身,似乎也是同样如此。

这具自然脉搏,气息淡泊清幽,其流散的气息,好似绿叶上欲滴未滴的露珠,好似春初时将消未消的冰雪,好似池塘中含苞待放的青莲,好似干涸而又复苏的汩汩清泉,气息极浅极淡。

若不细心感知,几乎感觉不到这具武装的存在。

这具武装,没有逼人的锋芒,没有沉凝的脉动,散发着隐逸者般娴静淡雅的意味,着实古怪。

“这具武装,真能用于战斗?”有人忍不住道。

乌海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乌兰察布白斑疯医院
乌兰察布白癜病医院
乌兰察布白癜风
乌兰察布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