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上苍之位 第九十五章 天道审判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3:18

上苍之位 第九十五章 天道审判

尘参灵觉之力如同一道结界之膜一般,周围的一切皆在其覆盖之下,无所遁形。

不经意间发现,那灵觉所凝化的结界出现了一丝丝波动。看来,宫殿之外似乎有人在窥视。尘参内心不禁冷笑一声,如今,他的灵觉已是达到了炼虚境中期,一般人是难以逃脱他的探知。

“居然是他……”

再度感知一番,尘参稍稍叹气,摇了摇头。那偷窥之人便是今日对姜盈盈目露欲色的那名少年。不过,看情况,似乎不止他一人。

“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宫殿之外,白衣少年握紧了拳头,露出了阴邪的笑容。

“姜蕤少爷,真要……”

一旁,两个随从手里捧着一支褐色烟柱,有些惊慌失措。

“放心,这毒烟只能暂时麻痹他的感知,封锁他的灵力。”

姜蕤狠盯着两个随从,微微点头,示意他们将毒烟引入。

这毒烟名为残灵烟,乃是炼制某种毒丹的残余品。此毒无色无味,麻痹性极其强悍。常人若是吸上一口,便觉四肢无力,灵力滞塞。

而且,这烟气对灵力有着特殊感应,会自动袭向散发出灵力波动的人。

于是,那俩随从对视一眼,点燃烟柱,烟气顺着窗口无声无息的进入大殿,不过,显然他们小觑了尘参。

尘参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既然对方找上门来,那自然得给他个教训。于是,他故作迷态,闭上了眼眸。

“哈哈!敢跟我作对,真是自找死路!”

姜蕤推开宫殿大门,大摇大摆地迈步跨入,声音之中洋洋得意。

不过,待得他们径直走到尘参跟前,尘参缓缓的抬起头来,犹如看一头蠢猪一般。

“你……怎么可能!”

“轰!”

正当姜蕤惊骇之时,其周围符纹交织,一道道符印悬浮而出。不一会,两座大阵已然成型。

一座乃是封锁大阵,而另一座则是攻击大阵。转瞬间,一道道金丝光线缠绕而上,姜蕤三人已如瓮中之鳖,动弹不得。

当攻击大阵运转,阵中涌动的符力化为一方金色巴掌,朝着三人轮流抽打。

大阵隆隆运转,直到翌日,方才缓缓停止。

“尘参!”

那宛如百灵鸟般的声音响起,一道倩影轻盈的迈入宫殿之内。

而步入殿内的姜盈盈也是猝不及防之下,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姜蕤三人横躺在大殿之中哀嚎着,脸部更是肿得像一头猪。

接着入殿的姜若雪也是愣了愣,她目光流转,不过瞬间便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于是,那目光之中也是颇为无奈,惹谁不好,偏偏惹上尘参。虽然眼前这少年面相老实,可她们可是见识到了他凶狠的一面。

“盈妹,快禀报家主,这小子偷袭我!”

姜蕤看到姜盈盈,一时觉得丢脸,便是捂起肿胀的脸,愤恨的说道。

“啪!”

姜盈盈猛然抽出手掌,给了姜蕤一个大巴掌。顿时,姜蕤如同旋转的陀螺一般滚到了一旁。

“要你多事……”

吐了吐舌头,姜盈盈转而笑脸盈盈地走向尘参,挽住胳臂。

“走吧,今日是符塔的符道祭典。”

“符道祭典?”

尘参初来乍到,也不知这符道盛典究竟是何盛会。因而,一时不禁心有疑惑。

“所谓符道祭典是每年招收符师弟子的一场大典,这场大典,据说今年还是皇符大人主持。”

姜若雪耐心解释,盈盈一水间,袅袅动听音。

“符皇大人?”

尘参神色一敛,郑重以待。心想,这符皇大人肯定来头不小。

“符皇大人乃是域界符塔的大长老,其符道修为可是达到了皇符之境。甚至,涅槃境都不是他的对手。”

姜若雪语气之中带着些许崇拜,细说之下,这皇符大人的确来头不小。

尘参也是吃惊,显然受到了不小的震撼。没想到,这域界之内竟是有着如此强者。于是,几人一齐走出宫殿,朝着符塔而去。

“小子!早晚我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姜蕤站起身来,脑子一阵晕眩。不过,那瞳孔之内,则充满了毒怨。

他捂着浮肿的面部,踉跄的走了出去。只是心中的闷气,却是更深了几分。今日真是让他丢尽脸面,尤其被姜盈盈一巴掌拍滚,不禁让他倍感耻辱。

沿着熙来攘往的街道,尘参等人走马观花,徒步走到了符塔附近。

放眼望去,眼前顿时出现了成片的恢弘大殿。而位于正中心处,正是那座乌黑符塔。此刻,符塔石场之上已是人流交织,显然,这场盛会吸引了不少的人。

“真不愧是我们中州的三大符道奇才啊!”

正当尘参漫不心经的四处张望之时,不远处一堆人拥挤成了一团,不时更是传出喝彩之声。

“走,去看看。”

姜盈盈带头行去,接着一头扎进人群之中。

只见人群的中央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此刻,小男孩指尖勾动符文,近百道符印悬浮而出,一道小阵瞬间成型。

“原来是我们中州的符道天才……”

姜若雪美目闪烁,似乎对此并不大吃惊。

不过,尘参却是被眼前这行云流水的符术震惊住了。眼前的小男孩年纪不过十来岁,竟是在符术上有着不小的造诣。

“他便是中州三大符道天才之一,江宁。他在符塔之中修习符术,如今不过三个月,便已经是一名三纹灵符师。”

似乎明白尘参心中所想,姜若雪又是莞尔笑道。

尘参不禁感概,中州不愧的四域符道中心,果真天才云集。三纹灵符师,已是可以与神游境交手了。

不过,他修习不到半月,也已经是一名六纹灵符师。真要说来,他的符道天赋才是更加不同一般。

终于,三人眼看着太阳西落,又眼看着群星并起。不知不觉,已是半夜时分。

符塔石场之上,依旧人声鼎沸,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

接着,只见那最为恢弘的宫殿之内,赫然走出一群群符师。他们身着金色符袍,周身符纹闪烁,不时还有符光跳动。

而居于首位的,乃是一名身形佝偻,头发花白的紫袍老者。显然,他便是姜若雪口中的符皇大人。

定睛一看,尘参果然发现,这老者的周身隐约有着天道印记,而符袍之上的符纹更是玄奥异常。

数百位符师齐齐来到符塔之下,那声势倒是颇为浩大,从而引发了不小的喧动。

“符道大典,开始。”

紫袍老者苍老的声音传来,周围数百位符师迅速散开。他们如同众星捧月,呈圆状包围住符塔,随而盘坐下来。

“嗡!”

皇符大人面色转而变得严肃起来,他袖袍一挥,周身符纹耀眼至极。旋即,他化为一道流光,站在了那符塔之顶。

“祭!”

他一声大喝,掐动符诀,顿时白光大涨,数千道符印悬浮而出,将周围照得一片通亮。

下方一群符师听到皇符大人命令,也是纷纷掐动法诀,一道道符印悬浮而出。刹那间,数以万道符印将符塔团团围住,场面震撼至极。

“嗡!”

符印逐渐旋转,光芒大盛,一个金色轮盘勾勒而出,悬浮在了虚空之上。

突然,下方的符塔乌光暴涨,竟是开始变得透明起来。而观望的人群一眼便是可以看清塔里的情况。

透过符塔,清晰的可以见到,里面正浮动着一个个仿佛幽灵一般的东西。

“符鬼!”

姜若雪脱口而出,其面色陡然大变。不过见尘参一脸狐疑,又解释道,

“这符鬼乃是一些符师被符道反噬而产生的怨灵,它们没有生前的任何意识,最喜欢吸食符师的灵觉。没想到,这符塔之内竟是关押着如此之多的符鬼。”

尘参恍然大悟,原来符道反噬这般恐怖,难怪当时他聚合五行符印会被那古怪老头破口大骂。

“开符道法眼!”

数万道悬浮的符印齐齐汇聚而来,朝着皇符大人的眉心涌入。接着,那眉心处突然爆发出璀璨至极的光芒,一道万丈之光豁然朝着虚空云团之中击射而出。

符道法眼是一道高深符术,纵使皇符大人联合诸多符师,加上符塔之力,才能勉强使出。而符道之眼,则能偷窥天道,预测天机。

当然,多数时候,符道之眼所窥视的不过是一些小天机,而且异常模糊。而若是不小心窥视到了大天机,则有可能会遭受天罚。

那由数万道符印汇聚而成的符道之光猛然射入虚空之内。旋即,虚空处,一团团乌云逐渐扭曲,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不多时,那漩涡中心突然爆发出一道猛烈的白光,那白光撕裂乌云团,一道星河出现在了虚空天际。星河星光璀璨,散发着玄奥的气息。但是,虽说声势不弱,比之那恒河时光却又远远不如。

星河之中,流星划过,紧接着,漫天星河凝聚出了八个银色大字。

“九星连珠,南疆大变。”

而看到这几个字,尘参一愣,忽然间有些心绪不宁。这种感觉,恍惚中带着一丝丝不安,如同大祸即将降临一般。

那塔顶之上的皇符大人见到这几个字同样面色剧变。因为,这等天机,已是属于大天机。

“撤符阵!”

于是,紫袍一挥,他急忙厉喝,那声音之中急促而充满惊惧感。

“隆隆隆!”

然而,那天际上方,一道巨大的雷霆劈砍而下,八个银色大字瞬间破碎开来。随着雷声滚滚,原本被白光洞穿的乌云重新汇聚而来。

只是这一次,那乌云下方却不再平静,而是涌动着滔天巨雷。那涌动的雷光如同发出末日般的嘶吼,声势浩大。

“不好!天罚!”

老者骇然的声音传出,霎时,所有人不由得紧绷了身体……

信州协和医院看病贵吗
国仁医院修玉香
亳州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内蒙古治疗牛皮癣医院
三亚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