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愚者的镇魂曲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全城

发布时间:2019-12-12 08:27:25

愚者的镇魂曲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全城

“啪”的一声,坐在王座上的埃尔扎克,十分用力的一巴掌,打在了眼前的一名盔甲上印有银色狮子头的副官脸上,那名副官顿时跌在了地上,

“混蛋,为什么不叫醒我,”埃尔扎克站了起來,手中的长剑也拔了出來,对准了脸颊肿起來,正捂着嘴的那名副官,

“埃尔扎克大人,我都是后來才赶到海港的,那时候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了,”那名副官十分委屈的说道,

“那吉克.莱茵呢,死了吗,”埃尔扎克一听闻今早自己帝国和波塞顿公国的四十多名军团长,加上十多名魔法师一起围攻吉克的事情后,顿时便愤怒了,

“这倒沒,那小子也真是厉害,竟然跑掉了,”那名副官说完后,埃尔扎克收回了剑,继续坐了下去,

“给我拿点吃的喝的來,还有,挑选两个姿色好点的女人过來,”埃尔扎克昨晚,在王宫守了一宿,就为了能等到吉克前來,但吉克却迟迟沒有过來,他在快到早上的时候,才睡去,

那名副官面有难色,随后他的脸上,一副害怕的样子,吞吞吐吐的说道,“被俘虏的那些女人已经全给吉克.莱茵救走了,而且…波塞顿公国的海神号,也已经被俘虏们劫走了,”

“哈哈哈哈哈……”埃尔扎克笑了起來,在笑声过后,他接着说道,“那群家伙现在,肯定已经急死了,活该,哈哈,不错,吉克.莱茵,我一定要亲手干掉你……”

此时,虽然已经夜晚,但王都里,在每一个下水道口处,都驻守着五百多名士兵,在得知了吉克.莱茵是在下水道里活动后,敌人已经做出了对应,

在每一个下水道口,都派上了一个中队的兵力,把手着,只要吉克一出现,其中的魔法师,马上就会向着天空里,发出一枚火球术,其他地方的士兵看到,就会立即赶过去,

两边国家的高层,势要干掉吉克,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哈斯坎帝国和波塞顿公国丢尽了颜面,最重要的是,士兵们的士气,受到了十分严重的打击,

这会城内已经满城风雨,很多士兵们都开始担惊受怕,

“唉,连那么多军团长都拿那个吉克沒办法,要是他出现在我们面前,该怎么办呢,”

“是啊,万一他出现了,我们是跑还是战斗呢,”

“废话啊,当然是跑啊,我可不想死,”

“你们几个,如果再扰乱军心,我就立即处决你们,”一名中队长看着围在一处下水道口旁,正在窃窃私语的士兵们,顿时喊道,

但此时,这名中队长的心里,也十分的沒有底,对于士兵们说的,他也感觉到了十分惧怕,自己家里还有妻儿,一开始,大规模侵略后,士兵们都知道,这样的小国,瞬间,战争就会结束,

然而,现在,很多人却不这么想,两天的时间里,吉克的所作所为,让很多觉得战争可以快速结束的士兵,心里都沒了底,

下水道里,道路蜿蜒曲折,错综复杂,黑暗中,西城的下水道里,亮起了一阵柔和的火光,霍斯特趴在了正躺在藤蔓上,一动不动的吉克身边,

“不行,我的治愈术不起作用,”米塞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已经是他第十次为吉克施展治愈魔法了,但吉克身上一道道鲜艳的伤口,却丝毫沒有愈合的意思,

此时的吉克,发着高烧,浑身都是伤,而这些伤痕,是之前已经自我治愈的,在里世界的力量回去后,吉克的身体上,原本愈合的伤口,却又撕裂开了,

然而,就在这时,米塞似乎想到了什么,“野兽,你好好看着他,我出去找点吃的,”说着米塞便化作了一团泥浆,消失在了下水道里,

霍斯特怔怔的看着吉克,“吉克,快点好起來吧,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呢,”

眼前的吉克,眼睑微微的动了动,似乎是听到了霍斯特的话,

“你们几个,不要推,”

在王都东南面的魔法师协会,庭院里,一处下水道的入口处,一名士兵在远离下水道口二十來米的地方,对着身后,正在推挤着的士兵喊道,

庭院里,看起來有着上千名士兵,以及匹滋兄弟和一些盔甲上印有金色虎头的军队长,

眼前,魔法师协会保存法师至宝,贤者之石的尖塔的大门外,那层发出淡淡白光的屏障,还亮着,里面的魔法师们,看起來还在负隅顽抗,不投降,也不出來,

很多士兵,面对着下水道口,都显得十分害怕,一股无形的恐惧感,已经席卷了全城,因为吉克的所作所为,

很多人都害怕,吉克突然间从下水道口出现,谁都不愿意呆在下水道边上,这会,入夜了,很多士兵脸上透着惧意,离下水道口的距离,也越來越远,

“你们几个,干什么,给我上前去,”一名军队长喊道,他看着越來越往后退的士兵们,忍不住喊道,

“不会真的那么厉害吧,”

“唉,你不知道,早上,在海港上,那个吉克.莱茵干掉了我们上千人和波塞顿公国的三千多人,而且面对四五十个军团长的围攻,还能全身而退,”

“不会吧,那么夸张,”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亲眼所见,不会假的,”

两名哈斯坎帝国的士兵,在法师协会的尖塔后方,窃窃私语着,

“还好这边沒有下水道口,”

“为什么,”

“万一那个吉克.莱茵从下水道里出來了,我们不是完蛋了,”

……

“爷爷,爷爷,是吉克,是吉克啊,他來了,”莉娜趴在墙壁上,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虽然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经过了两天的反复确认,都听到了吉克.莱茵的名字,

莉娜的脸上,显得十分憔悴,已经二十多天不见天日,她快步的跑向了正躺在地上的弗兰德,

弗兰德微微的睁开了眼,显得十分疲惫,这些天,魔法师们轮流持续施法,支撑着魔法屏障,而食物和水也越來越少,每天只能吃一次的食物,只剩下一天的份了,很多人都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是…吗,哎哟,那小子可算來了,”弗兰德有气无力的说道,

一时间,本來脸上无光的魔法师们,顿时间,仿佛看见了希望一般,脸上恢复了生气,

这些天來,她们考虑过各种突围的可能性,但却无法,因为外面的敌人,数量太多,如果一旦突围失败,贤者之石必然要落入敌人的手里,这样的话,会威胁到整个鲁克公国,

所以众人都知道事关重大,不到最后一刻,便不打算突围,

“唉,吉克那小子,能不能发现我们还是个问題,明天,我们突围吧,把剩下的食物吃了,然后试着突围,”弗兰德爬了起來,他老迈的身体,显得十分虚弱,

莉娜看了看头顶上,微微透着月光的小孔,“吉克,你快点來吧,爷爷他撑不住了,”

米塞回來了,他的手里,拿着一大包东西,随后他放在了吉克的身边,把包着东西的布打开了,顿时,阵阵食物的香气散发出來,里面放着一整只烤羊,还有一些水果和其他的食物,

随后米塞扯了一块肉下來,放在了吉克的鼻子跟前,渐渐的,吉克动了,虽然只是微微的一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吉克一点点的睁开了眼,

在看到眼前有食物的一瞬间,吉克仿佛恶狼一般,张开嘴便咬了上去,米塞急忙松开手,吉克咬住了肉,顿时狼吞虎咽的嚼了下去,

很快速的,一大块肉就消失在了吉克的嘴里,随后吉克一副半睡半醒的状态,循着食物的香味,扑向了旁边的食物,

米塞微笑着说道

,“看來,只要有东西吃,你是死不了的呢,”

米塞看着吉克身上的伤口,随着他不断的吞咽着食物,开始一点点的冒着阵阵黑岩,恢复了起來,

吉克在囫囵的吃完了所有的食物后,又继续倒回了藤蔓上,双手抱紧,侧身睡了过去,似乎有些冷,霍斯特一点点的熄灭了身上的火焰,在黑暗中,摸索着,把吉克叼到了自己的身边,蜷缩着身子,把吉克围在了里面,

而米塞似乎也有些累了,在來到王都后,他已经很久沒有合眼了,在黑暗中,米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于吉克的了解,在这一次和他來到王都后,似乎更深了,

吉克的任性,坚毅,以及不顾一切的奋战,仿佛是一道破除黑暗的光明一般,不断的照亮着身边的人,

“或许他可以拯救我们精灵一族呢,”

……

气温急剧下降,天空中,厚厚的黑色云朵里,片片雪花开始飘落,洋洋洒洒的雪花,缓缓的落了下來,

今年的第一场雪,下了起來,随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了下來,王都一点点的被染成了一片雪白,白色的世界,显得十分的纯净无暇,

马上即将迎來年末,鲁克公国一年一度的丰收祭,也要來临了,

索伦站在城墙上,望着天空中,落下的片片雪花,“马上就要丰收祭了,希望吉克可以赶回來,参加庆典,”

“父亲,这里很冷,你还是先回去吧,”彭特在一旁说道,

索伦摇了摇头,“儿子啊,我想要多欣赏下雪景,希望來年的冬天,我还可以站在这里,”

彭特抬起了头,他明白索伦的心情,自小时候起,他的父亲,每年的第一场雪,都会站上城楼,

“对了,彭特,我要你准备的礼物怎么样了,”索伦问道,

“放心吧,父亲,吉克回來后,对于我们给他准备的礼物,一定会喜欢的,”

湛江治牛皮癣医院泉州正规妇科医院贵州省哪家癫痫病医院好湘潭县妇幼保健院长沙市中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