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杀手狂妃,王爷请接招 第十五章 奇怪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12-04 18:39:06

杀手狂妃,王爷请接招 第十五章 奇怪的女人

潘氏看着二人神色,欣喜不已,“别光顾着说话了,快些吃吧,菜都要凉了,老爷这几日忙碌于赈灾之事,怕是今日又没时间回府了。”

“父皇器重丞相,才会将如此重要的事交托,夫人应该高兴才是。”

潘氏掩唇轻笑,“自然是高兴的,若是老爷知道月儿心有所属,不日便会嫁个如意郎君,定会更高兴。”话刚落,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惊慌的掩住了唇。

一旁的施伶月也是敛去了面上笑意,眼中尽是悲戚,“月儿这一世,怕是都不能嫁给自己的如意郎君了。”

潘氏眼眶一红,执起帕子擦了擦眼角,余光却似有似无的扫过慕安的脸,见慕安脸色亦是有些暗沉,这才放了心。

看来这慕安对她的月儿确实是有几分真心的。

“慕哥哥,月儿不日就要嫁给广平王了,今日应是你我最后一次见面叙旧,还望慕哥哥可以饮的尽兴。”

慕安看着施伶月梨花带雨的面容,心疼不已,“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那个男人,即便是求父皇,也要让此事作罢。”

施伶月垂下眼帘,掩去眼底欢喜,再抬起眼时眼眶中却已聚满了泪水,“慕哥哥,月儿不愿你为了我得罪广平王,若是慕哥哥安好,月儿嫁给谁都没关系。”

慕华一掌拍在红木桌上,满脸怒意,“怎可如此说,你我自幼青梅竹马,我怎会让你白白送死,要嫁,你也只能嫁给我。”

施伶月满脸震惊,饶是潘氏也被慕华这番话吓得不轻,这慕安居然当着她的面对月儿求亲了。

慕安抬起手,指腹为施伶月拭去脸上泪痕,温柔开口:“别怕,一切有我在,你且安心在府中等着我就好。”

施伶月连连点头,捏着帕子的手上已满是汗水,她赌对了,她这些年所有的努力,终究是没有白费,很快,她就会成为慕安的王妃,或许几年后,她还会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潘氏看着两人,突然压低声音开口:“王爷,今日让您前来,是有一事相求,既然您与月儿两情相悦,我也只得将自己的计划全数告知您了。”

慕安拧眉,“什么计划?”

潘氏朝着施伶月使了个眼色,施伶月微微颔首,红唇凑到慕华耳畔,将自己与潘氏这几日的打算不留分毫告诉了慕安。

一番话说尽,施伶月才退开了身,柔若无骨的小手在慕安手背上轻轻摩挲着,“慕哥哥,你会帮月儿的,是么?”

慕安珉唇,眼底晦暗不明,这事太过冒险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他喜欢了多年的女子,一直视为天底下最为纯净的女子,居然能想出如此阴毒的方法。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当真是没错。

努了努唇,慕安正要开口,门外却传来一道通报声。

“二小姐到!”

二小姐?想必便是施伶月口中的替死鬼了。

带着几分探究的目光向后看去,饶是他自认为见多识广,这个眼前的二小姐还是实打实让他震惊了一番。

这身俗不可耐的装扮,加上发间十几根金钗玉饰,整个人在烛光下熠熠生辉,脸倒只有巴掌大,但那眉眼丑陋异常,看一眼便觉得玷污了自己的眼。

慕安原还对这个所谓的二小姐有几分怜悯,此刻却消失的干干净净,这么丑的女人,就算不死也嫁不了什么好人家,与其受尽嘲笑孤苦一生,还不如死了来的干脆利索。

伶烟风情万种的朝着宴席走去,眸光落在桌上的膳食上,毫不遮掩的揉了揉肚子,“娘亲,女儿都要饿死了。”

潘氏僵着脸笑了笑,“快些入席吧,就等你了。”

伶烟点头,大步走向慕华身旁坐下,这桌上与她平日里在寺庙里吃的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看来这府里除了阴暗些,日子绝对是过的不错的。

伶烟执起筷子,抬手往自己碗里夹了个鸡腿,“女儿便不客气了。”

潘氏正想客套一番,伶烟却已大口啃了起来,这模样像是饿了十几年一般,和街头乞儿毫无两样。

施伶月觉得有这么个妹妹实在是太过丢人,歉意的看了眼身旁的慕安,“慕哥哥,妹妹刚回来,还不懂规矩,不要介意。”

慕安摇头,“月儿多虑了。”

这个女人吃东西看似十分粗鲁,但丝毫没有让慕安倒胃口,若是常人这般吃,汁液早就弄得满身,伶烟这般模样却只会让他觉得食指大开,这些往日早已经索然无味的膳食,今日似乎格外诱人。

“用膳吧,本王也有些饿了。”

慕安执起筷子优雅的夹了些菜,施伶月见此也不再多言,体贴的为慕安布菜。

一顿饭吃的还算温馨,但这些都与伶烟没有任何关系,整整吃了三大碗米饭,伶烟才满意的放下了筷子打了个饱嗝,“我饱了,娘亲姐姐慢用。”

潘氏脸色一黑,慢用?这一桌子上除了些汤水,还有什么可以用的么?

慕安倒是毫不介意的喝完了自己碗里的羹汤,一同放下了碗筷,“本王也饱了。”

伶烟这才注意到了这个多出来的男人,一袭青衣,温润如玉,面容也还算得上俊逸,若是放在从前,伶烟一定会夸赞几句,但自从见过慕华那个贱男人,似乎这世间也没什么男人可以入她的眼了

毫不眷恋移开了目光,不知落向了何处,如此被忽视的感觉,倒让慕安有些不适。

这满京都城里,哪个女子见了他不是满面娇羞?哪怕是瑶光第一美人的施伶月,亦是对他满心爱意,这个施伶烟倒是奇了,竟彻彻底底无视了他?

“王爷,喝杯茶。”施伶月执起茶盏往慕安面前递去,慕华轻笑接过,浅浅饮了一口,“二小姐初回京都,可都还住得惯?”

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王世晓
湖北治疗卵巢炎方法
海口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滨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