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一步偷天 第六十三章 公子说了不许弹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9:19

一步偷天 第六十三章 公子说了不许弹

兰亭雅集是江南两道的盛会,也是骚人墨客扬名江南的捷径。

多少人憋了整整一季,就只为到这儿来露一露脸,所以步安这一句“今日不想写”实在反差太大,以至于怎么听都像是一句强撑颜面的托词。

不但太湖书院众人,整条溪流旁,除了和步安关系最近的这些人,其余全都哄笑起来,一时间议论四起。

“不想写,没灵感,真是笑煞人也。”

“这狂妄小儿,怕是浪得虚名。”

“侥幸得了一阙新词,竟不把江南士族放在眼里了?“

……

吕飞扬刚刚还夸下海口,这时也不由得愣在那里,脸憋得通红,却又束手无策。

那首“莫听穿林打叶声”虽然足够惊世骇俗,但是步安毕竟只露过这一手,妙手偶得从此再无佳作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这种时候

,邓小闲总是第一个憋不住。

他一骨碌爬了起来,骂街似的喊道:“侥幸你老……”他生把娘“字咽了下去,吞了口口水:“步安前几日才刚写了一首新词!我这就念给你们听听!十年生死两茫茫……两茫茫……见鬼下一句什么来着?!”

众人见他一副无赖样子,本来就不把他当回事儿,听到这里更是哈哈大笑,可笑声接着又戛然而止。

因为邓小闲背不下去的,惠圆给接上了。

“……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和尚看得书多,记性很好,竟然一口气全背了下来。

兰亭雅集上没有俗人(最俗就属邓小闲,步安排第二),诗词优劣还是看得懂的,可这阙《江城子》一出,毕竟没有灵气异动,便有人逞强道:“怕是哪里抄来的吧。”

步安笑道:“你说对了,就是抄来的,那阙《定风波》也是抄来的,抄的苏东坡的词。”接着两手一摊,像是在说,我抄就抄了,你来打我呀?

天姥书院这边全都笑了起来,显然是知道东坡地换东坡词的典故,把步安这番大实话当成了挖苦讽刺。

这时,一直跪坐在屠瑶身后的楼心悦也站了起来,略微犹豫后说道:“步师弟一个月前还做过一阙《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她说到“楼心月”三字时,面色微微泛红,大概是想起了那晚的情景。

前后两阙新词,分别由惠圆和楼心悦念出,便将质疑的声音完全打了下去。

晴山听见身旁有人议论,“这女先生是天姥屠瑶的弟子,名字便叫楼心悦,看来这阙词可有些说头”,眉头微皱,心想步公子虽然才华横溢,却真的是个沾花惹草的多情种,竟然会写这样的诗词给他师姐……这词当真写得极好。

她突然想起,影伯曾说他是伪君子。这个判断稍显草率,可自己还是不要欠他的人情,免得他往后以此要挟。

于是楼心悦话音刚落,晴山便接着道:“前几日步公子还教了我一首新曲,我也弹来给诸位听吧,好叫大家知道,步公子绝非浪得虚名。”

她刚刚把手伸向琴弦,只听一声断喝。

“不许弹!”

顿时又把手缩了回去。

兰亭曲水上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三步成诗步执道,竟然不止擅长诗词,还会作曲?连闻名江南的晴山先生,也从他这里学了曲子!而且,他一声断喝,晴山先生便真的不敢动了。

晴山不动是有理由的,因为那晚步安唱完那首“月溅星河”,离开的时候曾说过,这首曲子不能在别人面前弹奏,晴山刚才心里忐忑不安,一时间便忘了这个约定,又或许她是觉得,反正步公子就在眼前,这种情况就不算弹给别人听。

她缩回手后,一脸歉意地看向步安,只见步安也脸歉意地看着她,只是摇头摇得很坚决。

三步成诗步执道毕竟名声在外,两阙新词还说得过去,晴山先生这一番话和一个轻微的动作,给其他人的震撼就实在太强烈了。

“师尊,步安还有音律的天赋,你怎么没有看出来呢?”宋青没大没小地问道。

屠瑶无奈地摇头答道:“不是说过了嘛,说他有诗才也是误打误撞,我当初哪里知道了。”

“要是步师弟有一天教起楼师姐书法来了,我恐怕也不会惊讶。”方菲儿轻声感慨。

楼心悦想到步安为了离经叛道所做的一切,瞥了一眼步安,摇头叹息道:“真是苦了步师弟了……”

和他们几位的反应截然相反,邓小闲乐呵呵地凑到步安耳边道:“你还有这个本事啊,怪不得能把晴山骗来……”

“什么骗不骗的,我们这是惺惺相惜好不好?”步安还不知道晴山已经给他贴上了“多情种”的标签。

溪流对面,太湖书院的众人实在受了太多打击,没脸再留,也怕待得久了又要见到什么幺蛾子,纷纷起身告退。他们这一退,其余人尤其是刚刚曾经“落井下石”的,也就不好意思再坐下去。

邓小闲嬉皮笑脸地看着人群退散,终于还是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骂了一声:“这帮穷酸……”

步安回头笑道:“你不怕他们回头揍你?”

邓小闲下意识缩了缩脑袋,没再接茬。

参与曲水流觞的名士们散得差不多了,外围的人群便也跟着动了起来。

晴山也想跟着人群走开,却突然想起那句“晚点一起回去吧”,犹豫片刻还是没有动。

步安揉着酸胀的大腿站起来,却见屠瑶她们仍旧端坐着。

“师尊,楼师姐,方师姐,宋青,你们是直接回书院?还是要路过越州城?”他随口问道。

“人都走远了,现在还没灵感吗?”屠瑶笑吟吟地问道。

她竟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愿吟诗……这也聪明得太过分了吧?步安微微一愣,挠着头道:“那就等他们再走远些罢。”说着又朝远处孤零零坐着的晴山招了招手。

这时天色近黄昏,一场属于整个江南的,因为步安而显得虎头蛇尾的正在散场。

如火般绚烂的晚霞里,晴山抱着琴走来。

步安弯腰从溪流里捡起一只沉了底的酒杯,在水里洗了洗,舀了一杯溪水,一饮而尽。

“今天抄哪首呢?”他笑了起来,众人也朝着他笑。

“抄得用心一点!这儿就剩我们这几个了!”宋青叮嘱道。

眼前清澈见底的溪流仍在潺潺流淌,汇入远处水草茂盛的池塘……

步安把杯子又放进了溪流,轻声道:“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四周灵气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屠瑶等人仍旧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对他充满了信心。

步安却没那么自信了。

难道这首诗没什么意思?可它明明流传得极广啊?

他砸了砸嘴,接着道:”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轰隆隆”如同雷鸣般的声音,从兰亭曲水上游传来,紧接着的瞬间里,灵气带动的雾气,如同翻涌的江河水一般,沿着兰亭溪流一冲而下。

身边盘坐着的几人,刹那间便被雾气吞没。晴山抱着琴呆立着,云雾如同绸带般,从她飘起的发丝间穿过,满是惊愕的脸庞渐渐朦胧。

远处正在散场的人群统统站定下来,回头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回去吗?”有人问。

“回个屁!还嫌脸没有丢够吗?!”有人答。

有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吗
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
宝宝地图舌注意什么
奥利司他减肥有效果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